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搜索
查看: 2|回复: 0

小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弟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家里唯一的一个男孩。
  小弟比我小七岁,这于我来说,感觉已是两代人。大概也出于物以稀为贵的想法,小弟在我们这些姐姐当中,很是受宠。
  小弟中等个,瘦瘦的,而立之年才长出几根稀稀的胡须,这还是他每天用剃须刀猛剔的成就,也正因如此,30岁的小弟走到那里,都还象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而脸上架着的一副近视镜,让他看起来活脱脱一个文弱书生。他瘦小的脸上遗传了父亲那苏联式的大鼻子,显得有点夸张和滑稽。
    
  虽然小弟长相一般,偏偏很有女人缘,追他的女孩子还不少,从高中到大学毕业,到工作岗位,甚至他只上北京接受一周的学习培训期间,也打动了一个少女的芳心。回家后,还接到那个女孩子的好烟、土特产的邮包。
  即便是结婚以后,也还是有女孩子讨好着他。我想,小弟能有这样的魅力,一是因了他有一副好歌喉,大部分功劳,还是应该归功于他有四个姐姐,这样在女人堆里长大,当然对女生没有陌生感,也很懂得女人心。
    
  小弟很幽默,有随口编故事的习惯。记得他上高三的时候,每天上晚自习,回到家都是九点以后。有一天,他比平时回来的晚半个小时,家里都担心着,他到家了,我们几个姐姐不免问他回家晚的理由。
  小弟一脸严肃地说:姐姐们呀,刚才我可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啊。
  “怎么呢?”我们问。
  答:我今天下晚自习,在回家的半路上,遇到一个人,三十多岁,他说,同学,现在没车了,你驮我一段吧。那人长着刀疤脸,很凶的样子。
  我也不能说不啊,就只有答应他。我小心的放慢了速度骑,他让我往咱们家相反的方向拐弯,那里很黑呀,我可是吓的心砰砰地跳,我灵机一动,赶紧踩自行车的刹车,象掉链子了似的,然后告诉他,掉链子了我接一下,他信以为真的下了车,在他下车的一瞬间,我迅速蹬上自行车,没命的往回骑,现在心还扑腾扑腾的呢,要不是你弟弟我反映快,你们今天可能就见不到我喽….
  啊,好险,正在我们为小弟的经历捏了一把汗、极尽发挥自己的想象空间的时候,小弟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姐姐们真好骗治疗白癜风,逗你们玩的。
    
  小弟坚强,十岁的时候,学28的自行车,摔了,小腿划破很深的口子,露出森白的骨头,还因没及时处理,伤口发炎了,差点得了白血病,他没哭一声,也没说过一声疼,倒是妈妈跟着掉了大把大把的眼泪。
    
  小弟心还特软,家里养了一只猫,小弟特喜欢,每天放学都会先逗弄它一会儿再学习。
  可是,有一天过节,母亲说要多炒几个菜,大家都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父亲高兴,也逗猫玩,但父亲是把猫抛到半空再接住那样玩,结果没玩几个回合,一失手,猫从空中摔到了地上,当时就在那象哭似的呜咽,不动了。
  父亲的手,当时就定格在了半空中。我们都以为猫要死了,弟弟当时就大哭了起来,一边把猫抱在怀里,那顿饭,弟弟没吃,我们也都没吃几口,闹得母亲一个劲的埋怨父亲没正事,父亲头一次理屈。
  好在,猫有极强的生命力,一周后,它竟然痊愈了,到现在我都觉得真是个奇迹。
    
  小弟也很认理。一次,他因为一点小事和大妹闹了矛盾,他生气不理她,把自己锁在屋里不出来。本来那次是大妹百分之百的没理,大妹是家里最有口才的,我不记得当时大妹是怎样说服小弟的了,我只记得,大妹在门外和小弟讲了半个小时的道理,然后,小弟就把门打开了,还郑重的向大妹道歉,说自己做错了。
  我当时都看傻了,哈哈,原来,语言真是个好东西,能把反的说成正的,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明明歪理竟成了真理!
    
  小弟在不知不觉中,就长大了,结婚了,但婚姻却是不顺。
  母亲和弟弟曾有关于婚姻的经典对话。
  小弟三岁时,母亲问弟弟:儿子呀,要是你长大娶了媳妇,媳妇对妈不好,你怎么办呀?
  “我杀了她 ”,小弟毫不犹豫的答。
    
  小弟八岁,母亲问弟弟:儿子呀,要是你长大娶了媳妇,媳妇对妈不好,你怎么办呀?
  “我揍她,让她对你好”弟弟肯定的答。
    
  小弟27岁,即将婚娶,母亲问:儿子呀,要是你娶的媳妇对妈不好,你怎么做呀?
  “那咱们就分开过吧?”小弟犹豫的答。
  我想小弟是越来越大了,开始有了自己人生的观点。
    
  小弟追弟妹也是费了一番工夫的,追他的女孩子他都没相中,不管她们多漂亮、开朗、有学识,用他的话说,送到嘴里的肉没味道。
  他看上了一个同事,虽然我们认为她没什么女人味,1.74高,偏瘦,往那一站,跟晾衣杆没什么区别,但小弟就是喜欢她,说她文静,但是,她到我家做客时,妹妹随意的一句玩笑话,她却掉泪了,我们真的不敢中科白癜风微信账号和她过多的接触。显然她的这种性格后来成为他们婚姻的故障。
  小弟追了她半年,后来在一次弟妹生日,正是冬天,小弟偷偷买了朵玫瑰花,放在怀里,和她一起上了饭店,在她上卫生间的空挡,小弟迅速把那枝花的花瓣一瓣瓣的摘下,在饭桌上摆上了心型图案,然后用花枝插在心中,用一张卡片写上我爱你的字样。
  小弟说,就是那次,弟妹投怀送抱了。
  但是,小弟结婚后,我们和小弟却觉得疏远了。
  结婚两年,他们就闹了五次婚变,也许性格差异是他们的主要矛盾,弟弟开朗,喜欢交朋结友,弟妹孤僻,她几乎没有朋友,更限制弟弟外出。
  我们一直生弟弟的气:每次闹婚变都要闹到父母那里,在父母还在为他们唉声叹气、彻夜不眠的时候,他们却已和好如初了。
  我们也不满意弟妹指着母亲的鼻子如何确定白癜风病因,叫嚣着说你怎么教育你的儿子时那种目无尊长的无礼态度。真是有辱她的高学历。总是不能从自己的身上找问题的症结。
  很多事情我们都能容忍,为了他们过的好,弟妹对弟弟说:父母老了,她不养,送敬老院,她愿意出钱。弟弟生气,我们开导弟弟说:不用她养,有你这些姐姐呢。
  弟妹每次来父母家,70岁的母亲都象对待公主一样的围前围后,给做好吃的,我们埋怨母亲太迁就,母亲说,只要儿子媳妇没矛盾就好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即使这样,弟弟还是于最近闹了他最大的最坚决的婚变。
  上周日晚上,弟弟出去喝酒醉酒而归,弟妹不给开门,然后他们动手了,然后就发生了流血事件,然克白灵苏孜阿甫片价格大概是多少后弟妹便在半夜带着伤跑回娘家。
  周一,弟弟请假,把弟妹一半的衣物送过去,提出离婚。
  回家问家人意见,家人没有一个反对的,让他再找个好的,弟弟很伤感,没想到弟妹竟这样不得人心。
  我们一致认为,弟妹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周二,又把家里的积蓄的五分之四取出,给弟妹送去,坚决还是离婚。
  周三,送另一半衣物过去,想让弟妹认错。弟妹没有认错。
  周四,弟弟找朋友出去喝酒,在论坛上(他自己创办了一个论坛,他是老大)把自己的婚姻状况用匿名发出,请求探讨,论坛上朋友说:这样的媳妇早该离了。弟弟还是有点动摇。
  周五,娘家的姐夫给弟弟打电话,让过去,弟弟磨叽半天,还是决定不去。
  周六,弟弟又去看媳妇,说只要你说以后改,我们还可以继续过。
  周日早上,弟弟对家人下了通牒,正式要离婚了。
  周日晚上,听妈说,弟弟去接媳妇回家了。
  我们都很失望,至今,我们都没有和弟弟联系,让他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吧。一个对妈不好的甚至要不赡养老人的媳妇他都不舍得放弃,只能说爱情的力量太伟大了!
  只觉得那个善良的、富有爱心的、幽默的、快乐的弟弟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我的耳边总还是回响着小弟关于娶媳妇不养娘的回答:
  “我杀了她!”
  “我揍她!!”
  “那咱们就分开过吧?”
  唉,我的小弟!
  好想念从前那个敢爱敢恨敢想敢为的小弟!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